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读吧小说网 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六十五章:证实

  

  近晚上九点,崇尚公寓1802房间。

王嘉略与赵梦熙纵情狂欢过后,房间里显得反常的安静,有些渗人。

“亲爱的,你没有埋怨我吧?”赵梦熙蜷缩在沙发上,脑袋乖巧地贴着王嘉略坚实的臂膀,揪着散落的一缕发梢,讨人喜欢却又极度不安地问道。

王嘉略微微一笑,轻声安抚着:“傻瓜,你想多了。”

“要不是迫不得已,我肯定不会去找宋悦祥。所以律师去见你的那天,我都没好意思跟着一块。”

“梦熙,你不需要跟我解释,我完全明白你的心意。”

“那为什么突然间不说话了?”赵梦熙撇着嘴好奇的问道。

王嘉略挠了挠头,没有说话。他心里很清楚,在号子里待的时间长了,自己居然已经不忍心打破这份静谧的黑夜了。不过,这些也许并不表明他内心怀着难以抑制的软弱,也不是被他自己突然间的改变吓坏了,而只是最为清楚地表明他变得成熟起来。

黑夜,对于一个男人来说,尤其像他这种饱经风霜的硬汉,已然成为了一种治愈心灵的良剂。

新的一天,天空晴朗无云,偶尔几片打游击的云朵会时不时地冒个头。有那么几秒,天空再次被黑暗笼罩,这使得妄图瞻仰南山美丽尊容的人们,大失所望。王嘉略算是其中,昨晚他并没有睡好,夜晚的梦境生动地令他筋疲力尽,难以忍受。而到了白天,郭刚的死便席卷而来,逼迫着他不得不去奋力思考。最后绞尽脑汁,他怀疑是宋悦祥所为。为了摆脱一整天紧张思想的苦苦折磨,他需要让自己行动起来,一分一秒都不想放过。

王嘉略最终放弃了眺望南山的念想。那种鬼斧神工的大自然杰作,对于现在的他来讲过于奢侈。他缓缓转过头,对着身后的赵梦熙说:“我们今天应该去趟宋悦祥的豪宅。”

“好啊。”赵梦熙激动无比的喜悦心情,似乎在表示她举四肢赞同。

收拾好一切,两人出门了,王嘉略还特意准备了两瓶上了年份的老酒,那是宋悦祥的最爱。

很快,玛莎拉蒂穿过长江路,来到了林荫小道,两侧的花花草草争奇斗艳,吸引来了第一批观光客——蜜蜂和蝴蝶。没错,星空斗转,春暖花开的时节携带着新生降临。

又开了两公里的路程,那栋豪华气派的别墅再次映入两人眼帘。

好巧不巧,王嘉略在迎接他们的石梦秋口中得知,宋家因为参加学校组织的户外活动,近几天都不在家,这让他多少有点失落。算起来,他跟儿子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没见面了,虽然期间他们打过不少电话,但王嘉略还是因为深深的愧疚而感到难过。

没一会儿,宋悦祥板着脸从书房走到了客厅。步态轻盈,稳健,看上去最近没少养生。又或者长时间没见到王嘉略,心情一直不错。

“你怎么不声不响的来了,”宋悦祥像是在跟空气打招呼,“听说你蹲大牢了?”

石梦秋见势,连忙插话,乐呵呵地说道:“老头子,你看,嘉略给你带什么来了。”说完,便将两瓶三十年的茅台提在手里,肢体夸张展示着。

宋悦祥瞟了她一眼。石梦秋像是心领神会,对着赵梦熙打趣的说:“男人间的事,还是少操心为妙。不然,早晚会像我一样成为老太婆。赵小姐,走,我带你参观下别墅的后院。”

赵梦熙没有立即回话,而是乖巧地看向王嘉略,似乎在等他的示意。

“梦熙,去吧,这里可是宋氏豪宅,处处别有洞天,绝对会让你赏心悦目,流连忘返。”王嘉略说。

当两个女人有说有笑地离开后,王嘉略讽刺道:“额,对,你应该很高兴吧。”

“什么?”宋悦祥没好气地问。

“蹲大牢。”王嘉略耐心地大声重复了一遍宋悦祥先前说的话。

“你,真不害臊,”宋悦祥反应过来,气愤地说,“我为你感到羞耻。”

“如此看来,捞我出来的人,不是你?”王嘉略漫不经心地问道。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你都派全市最好的律师来帮我了,既然如此,为什么不敢承认。”

“我需要承认什么?”宋悦祥从红木桌上端起一碗热茶,抿了几口,瓮声瓮气的说着,“要不是看在赵小姐苦苦相求的面子上,我才不会帮你。”

“你可真会说话,”王嘉略不以为然,“一不小心,还卖了个人情出去,我怎么闻到了奸商身上的恶心味。”

“随你便,懒得搭理你。”说完,宋悦祥便要起身,送客。

“你为什么要帮我?”王嘉略义正词严的问道,“你可从来没有关心过我。”

“你说得没错,王嘉略,你跟梓怡长达十五年的婚姻本身就是一场闹剧,”宋悦祥回忆道,“当初要不是梓怡怀了你的孩子,真觉得自己能成为我宋悦祥的姑爷,做梦去吧。”

“这点,我早就明白了,我跟你不是一路人,或者在你看来,不是一个阶层上的人。王嘉略深沉的说,“没关系,我只想知道,你为什么这次选择出手帮我。”

宋悦祥魂不守舍的鼓捣着手里的茶碗盖,沉思片刻后,闷闷不乐的说:“我承认,并不是为了你。我只想维护好宋氏的脸面,也不想集团因为你,变得臭名昭著,股价大跌。”

“即使我亲手策划了这起入室抢劫案,你也不在乎?”王嘉略鼓起勇气,开口问道。

“是你吗?”宋悦祥平静如初,“如果真的是你,你确实让我失望了。”

“‘失望’这两个字最不应该从你口中说出。”王嘉略冷笑地说,“我到底有没有这样做,你应该比谁都心里清楚,但你并不在乎,你看重的只是自己的名声。”

“王嘉略,无休止的指责有用吗?”宋悦祥怒吼道,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“郭刚,是怎么死的?”王嘉略目不转睛地盯着宋悦祥。

“谁,我怎么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。”宋悦祥心不在焉的问道。

“骗鬼呢,我蹲监的事情,你一清二楚,”王嘉略若有所思的说,“所以警察为什么可以拘留我,你肯定比谁都清楚,而那个最有力的证人,你却说没有听过名字,三岁小孩都能知道你在说谎。”

宋悦祥老奸巨猾,脸上丝毫没有显露半点破绽,他只是轻轻地举起茶碗,又抿了一口,滋滋声让王嘉略极度不爽。

“装,继续装,真没想到你会痛下杀手。”王嘉略继续试探性的逼问。

“该死,我会为了你,以身犯法,暗杀一个我都不知道名字的证人。”宋悦祥怒气冲冲地说,“亏你能想得出来,你这天马行空的自恋想法真是让我大开眼界。”

“既然已经选择救我,你还会在乎玩弄的手段?”王嘉略讥讽道,“你可是个不达目的,绝不放手的人,你老人家一向喜欢掌控在手的爽感,我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。”

“那好,假如是我派人做掉了郭刚,”宋悦祥好奇的问道,“你会怎么做?你不应该感谢我吗?”

“感谢,我要真想脱罪,你认为我会没有办法?”

“办法,你无权无势,能有什么办法?”

“不告诉你,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刮目相看。”

“好,让我们拭目以待。”

一席话下来,王嘉略可以很确定郭刚的自杀并非偶然。宋悦祥虽然没有直接承认谋杀郭刚,但十之八九就是眼前这位老态龙钟,看上去慈眉善目的老人指使的。王嘉略本想试着说服自己,可他深知宋悦祥这种城府极深的人本身就代表着罪恶,为了保全自己的名声,也为了宋氏集团的利益,宋悦祥可以什么都不用顾忌,就连他组织策划的入室抢劫都可以放任不管,那还有什么事,宋悦祥不能做或者不可能做的呢。

沉默片刻,王嘉略点了点头。长时间待在这个可怕的老人面前,让他喘不过气来。

他本想快速离开,可突然间想到了孙正。不管怎么样,这次自己能够顺利脱罪,宋悦祥肯定是帮了自己,这基本上可以证明宋悦祥并不是孙正背后的势力。于是他开口问道:“你知道,是谁一直在为难我吗?我指的是入室抢劫这个案子。”

“额,那个叫孙正的刑警队队长。”宋悦祥说。

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我,我在赵小姐和郑律师那多多少少了解到了一些信息,”宋悦祥连忙解释道,“他是不是曾经去过梓怡的病房。”

“没错,就是他。该死的家伙!”王嘉略眼神里充满着怨恨的目光,“但我明显感觉他背后有人或者有股势力在操纵。”

“什么?我不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
“正如你所说,把我关起来,波及最深的只有宋氏集团,”王嘉略若有所思地说,“所以,他的目标应该不是我,而是集团,甚至是你。但一个警察肯定不会毫无理由的踏足商界,他应该被收买了。”

“你确定,那小子不是针对你?”

“我并没有危言耸听,只是在好意提醒你,我可不想你一手创造的帝国毁于一旦。信不信,由你。”

“那你能确定他被收买了吗?”

“我不确定,但我知道他在隐瞒一些事情。”

“什么?”

王嘉略犹豫片刻,还是毫无保留的说了出来:“那辆焚烧面包车上的女尸并不是宋梓怡,孙正欺骗了我们。”

宋悦祥一个不小心,将刚刚再次端起的茶碗打翻在地,清脆的破碎声在偌大的客厅内发出回音,久久不散。他浑身颤抖,不知道是在感到惊讶还是在莫名的激动,总之宋悦祥的表情复杂多变。这人捉摸不透。

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宋悦祥死死盯着王嘉略,“不,我的意思是,是谁告诉你的?能否确定。”

“这个你不用操心,我很确定,车上的女尸不是梓怡。”

“那你的意思是,梓怡并没有死,对吗?”

“对,她应该算失踪了。”

“天啊,我老宋家积德呀。”宋悦祥双手并拢,连忙对着上苍感谢道。

“也不要高兴太早,都这么久没有梓怡的消息,凶多吉少的可能性也存在。不过你放心,我会尽快查明。”

“你有线索?”

“暂时没有,但我相信世界上不会有平白无故消失的人,除非梓怡躲着我们。”

“那不可能。”

“或许吧,我希望这个消息,你不要告诉任何人,包括自己的爱人。在没有找到梓怡之前,永远埋在自己的肚子里。”

“我明白。这真的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。”

“那孙正为什么会骗我们,他在帮谁,你想过没?”王嘉略问道。

“这,难道他背后真的有人在操纵?”宋悦祥说,“先是我的女儿——梓怡,然后又是女婿——你,说不好真是冲着宋氏集团来的。”

“没错,所以,我们应该好好想想得罪了谁?又或者有哪些竞争对手。能把警局的人收买,绝对不简单。”

“好,我会好好梳理一下。”

王嘉略没有再说话,他轻轻的点了点头,说了声再见,便迈出客厅,独自往别墅后院方向走去。

后院一侧墙边,长着一丛红夹竹桃。王嘉略听到一阵扑腾声,接着一只小知更鸟开始焦急地啁啾。他看见它紧紧抓住树冠上的一根枝条,拍打着翅膀,好像失去了平衡。这时,从不远处传来一声尖锐的警告声,没错是石梦秋的声音,似乎她在向赵梦熙炫耀自己训鸟的绝技。王嘉略来到跟前,跟石梦秋打了声招呼,便带着赵梦熙离开了。

最后,玛莎拉蒂来到林荫小道尽头,在那里调了个头,便消失不见了。

路上,赵梦熙问道:“聊得怎么样?”

王嘉略缓缓露出微笑。“虎口脱险,有人欢喜,有人忧。我真的很高兴那个欢喜的人是宋悦祥,只不过我跟他的关系也仅限于此,仅限于他帮我顺利脱罪。”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第六十五章:证实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其他类型相关阅读

都市之战神之王

我是军师

风水大相士

了无忧

乡村极品神医

墨染

重生之绝世仙尊

双剑西来

娇妻白切黑,疯批裴总翻车了

岭岭山

全帝国氪金养我

为喵作伥